Tide潮汐

【冷战】雪夜

社团的深夜60分owo

不会写食用说明√

主要是懒x

串写主题是【酒】【寒树】【kiss】

——————————————————————

ok?

go↓

 

安静的圣诞节雪夜。

医院走廊里空灵的疾步声搅扰了恍惚中要睡着的伊万布拉金斯基。

手上插有混合了特殊化学品的葡萄糖液的吊针,他想起自己很久没和对方徒手搏斗了,大概待会儿也没有胜算吧。

来者像超级英雄电影里那样把门拆了下来。

笑声爽朗。

“来跟你叙叙旧。”

“真会挑时间,还以为是娜塔莉亚。”

“噫。本hero有心情。”

奇怪的叙旧开始了。

那可真是很久以前的事。

 

【“那年喝醉了。”】

 

那好像是一个圣诞节。

圣诞倒计时之前的一个小时,纽约城里所有的家庭都在团圆欢聚。孩子们拆礼物的声音、大人们开香槟的声音以及自己喉咙里的奇怪呜咽,构成了这个雪夜里他所有的听觉记忆。

市中心的商店提前放假,只有那家小小的便利店发出动人的暖光。

他扶着映照不出自己面容的透明橱窗缓缓地在台阶前抬脚迈步走上高度24.5公分的台阶。

如果没有记错,只有两阶。

所以经过49公分的位移他的面颊上感到了仿佛是岩浆喷出的暖气温度。可能是自己的血管太过冰凉,他带着种不真实感,好久才恢复了人类应有的体温。

高大的斯拉夫人稍稍扯低自己的围巾,看见的是收银台售货机后的金发男子,带着迟疑的碧蓝色瞳眸和闪闪发亮的眼镜。

这谁啊?圣诞节居然还会营业。

对着那张真是熟悉得不能更加熟悉的脸庞,他报以一个为陌生人准备的、温暖的微笑:

“麻烦了。伏特加。”

 

【“本hero记得非常清楚。”】

 

那是1986年的圣诞节。

一半的时间都是在和那个苏联人在谈判桌上用不能更加令hero恶心的方式谈判了几个月。

他甚至被对方拒绝旁听那场纯粹是谎言的新闻发布会。其实他是高兴的,因为不管他去不去,足以令自己的犬猿之仲完全破产乃至痛苦一生的事实已成定局。

但是,拒绝hero的关心。

他处于作为领导者的自尊收到了伤害。

直到他因为不甘心一个人回到空空荡荡的公寓而主动跑去便利店守夜,目的虽然不在满柜子的憨八嘎却意外遭遇了圣诞夜游荡的苏联人。

满脸潮红。

——他似乎完全地喝醉了酒。

全身雪渍。

——而且醉倒了。

发梢上挂着圣诞礼物用的塑料绳。

——醉倒在了街心花园的圣诞树底下。

原来这家伙也是如此的无家可回。阿尔弗雷德想要笑笑,却发现自己的面部肌肉只能做出吃惊的表情。奇怪了,难道暖气开的不够?

 

【“……别告诉娜塔。”】

【“本hero可没聊到这么多年以后你还是个骗子。”】

 

其实他是有家可回的。

那时候应该还是很大的、而且很强大的一个家。辈分不大的自己作为这样一个家的话事人,他总觉得自己欠缺了些什么。并且在此基础之上的还辜负了大家。

比如在姐姐的反应炉爆炸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撤离地区的居民。

比如在妹妹准备着庆祝七月节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告诉她不要外出。

比如在邻居家的测量值已经完全暴露出弊病的时候,为什么刻意买通了媒体让所有的孩子毫无保护措施地暴露在放射性离子之下。

比如为了抢救核电站泄漏强征进去大量无辜的工人患上辐射病造成了医院满员,为什么只给每一人发了100卢布,然后肆意地上调辐射量诊断标准。

比如在那个虚假的核问题会议上,为什么摆出那副给陌生人看的笑脸撒了弥天大谎。

他明明知道,这将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

但是露西亚是不可以哭的。眼泪会招来家人们的怀疑,会导致子弟们的惶恐,没有人会因为保护自己的强者示弱而得到幸福。

除了没心没肺的金发男子。

 

【“记得就好。”】

【“啊啊?不不不本hero也并没有记住全部!hero每天需要记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所以……”】

 

其实他是记得的。

 “北极熊先生你吃碘片了吗?”

——没有。啊,完全没有。

他无心伤害对方,只是下意识地开了玩笑,却从那人脸上看出了使人不安的否定。

然后醉醺醺的苏联人有点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沾着雪霜的紫眸眼角滑出了融化的雪水。

伊万布拉金斯基像个小孩子似的蹲下来抱着伏特加失声痛哭。

而他,真的不想承认那天自己孩子气的hero行为。

按住并不比自己瘦弱的男人的肩膀说着平日谈判桌上说不出来的恶心的话。

还在额头上留下了一个圣诞节吻之类的事。

阿尔弗雷德是真的完全忘了。

 

【“……露西亚看得出谁在说谎。”】

【“……勾起了你不好的回忆呢。”】

 

奇妙的沉默。

因为那场灾难现在伊万每年要将2个月花在医院。

用来服用各种抗辐射药剂。

由于那场灾难花费了巨额的资费,领导人的境地由于接受了西方国家的支援而更加艰难。

分崩离析的家,回不去了。

 

【“……那么,”】

伊万布拉金斯基的脸庞在黑暗里模糊不清。短暂的波形中断使得吊针滴答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

【“谢谢你来陪露西亚。病房门记得赔。我可以按警铃了吗?”】

 

阿尔弗雷德是故意的。

虽然阿尔弗雷德开始想说的不是这个。

 

用来封闭反应炉的巨型石棺,使用年限是30年。

他本来是想问问自己能不能参与帮助,在新石棺的建造上众筹一笔钱。

可以赔上万个病房门。

 

——真拿你没办法啊。

阿尔弗雷德毫不惊讶地耸耸肩。

【“作为赔偿,本hero可以带你去纽约街心花园的松树看看你以前醉倒过的地方。”】他也把脑袋深入黑暗,轻轻地靠近了对方额头的位置。

这是打算使用那一年用过的把戏。

他成功了。

伊万布拉金斯基呆呆了仰在45°角的病床上。没有开灯的房间里视野只有门口的一道暖光,就像1986年的商店橱窗。

【“除了这个以外……那天,你还忘了给我伏特加。”】

 

注:

其实是国设。

时间关系注释不多描述具体隐喻了。

灵(脑)感(洞)主要切尔诺贝利核泄漏事件。

以前没写过冷战也没想过这样理解冷战组,就是突然想写√

ooc啥的,烦请原谅

奇怪的文风求理解

 

评论
热度(13)
(狛枝的笑容.jpg)
头像by@加湿器